你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健身补剂产品 > 健身补剂

【病人心声】对话3种精神疾病患者

  精神病人,是很多人眼中的异类,包括家人。因为这个特殊的身份,他们被孤立,不被倾听,遭受疾病与自我双重折磨。

  他们如何看待得病这件事?害怕吗?对家人的照顾满意吗?对安排的治疗认可吗?会觉得拖累家庭吗……通过直接对话3位病人,听听他们真实的心声,这或许对家庭护理有改进作用。

【病人心声】对话3种精神疾病患者(图1)

  赵海波:23岁,精神分裂

  “我不理解他们(爸妈)为什么非要送我去精神病院那种让人后背发凉的阴森地方,不理解,说都是为了我好,为了我的病,可我觉得他们就是嫌弃我,感觉我是个累赘,想花点钱随便打发掉,他们好过清净日子”

  “我甚至恨他们,明明知道那个鬼医院治不好我的病,复发了2次,还硬把我绑进去,我又可怜他们,辛苦挣的钱白白打水漂”

  “吃了那些药片好难受,比这个病都折磨,想跟他们谈谈,他们不理会,觉得都是疯话。我想找个女朋友,想结婚,想度蜜月,如果这个病治不好,没有实现,我死不瞑目”

【病人心声】对话3种精神疾病患者(图2)

  章红娟:41岁,焦虑症

  “睡不着,坐不住,心里慌的难受,突突的出汗,脾气怪的很,控制不住,家人不理解,老公说我好日子过够了,天天吵,不体谅不关心,去做头疗、扎针灸,睡的稍微好点,没几天就犯了。”

  “家里人见我那样就烦,更别说帮我了。治好了病,一下活通透了,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,指望谁都不如指望自己,病在我身上,我为什么还要让他做决定治不治,现在的男人跟老婆比起来,更心疼钱,与其信男人,不如信医生。”

【病人心声】对话3种精神疾病患者(图3)

  代辰宇,16岁,抑郁症

  “爸妈对我缺乏信任,沟通起来有些吃力,他们把我当小婴儿、当傻子,整天不是哄我就是骗我,就像我发现自己可能病了,抑郁症,告诉他们时,我妈说我净胡说,我爸说我是皮痒痒了,难道要我拿刀对着自己说我病了,请救救我吗?”

  “其实早就没有想不开的念头了,想做很多事,比如钓鱼、海游,可他们只知道让我吃饭、吃药,从来不坐下来好好说会话,直到现在我心里堵得难受,如果这个疙瘩解不开,彻底摆脱这个病太难了。”

  “我没觉得得抑郁症可耻,同学们经常说,爸妈似乎觉得没面子,东藏西躲的,他们总是这样,一度让我怀疑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,希望有心理咨询师能帮助我,开导开导爸妈,真的不想一辈子吃药控制。”

  病人的不被理解,家属的自以为是,是横在病人康复路上的巨大绊脚石,假设家属不能释怀、不能客观理性、不能从病人的需求给与帮助,跟疾病帮凶有什么区别。

  家属们,放下偏见吧,你的理解与支持,真正是病人的一剂良药。